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真的长生不老 > 续章145 两个人的小手段

续章145 两个人的小手段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下午上完课,竹君棠双手背在身后,小脚儿一踢一跳地跟着刘长安的步子,她的裙摆左摇右摆,洁白的长袜映出正义的光芒,笔直的双腿像剥壳的春笋似的俏生生的嫩嫩的。
  
  “你去哪里玩儿。”竹君棠抬手搭在刘长安的肩膀上。
  
  “我去找安暖。”
  
  安暖是刘长安的女朋友,他去找她也没什么事,但是有一个这样的女朋友,没事也想找她干点事儿。
  
  “我要去。”竹君棠对安暖没有什么兴趣,但就是想去,如果能够当当灯泡,干扰干扰刘长安的约会,让他气呼呼的,竹君棠就会觉得很愉悦。
  
  “周书玲去相亲的时候,都不带周咚咚。我带你干什么?”刘长安肩膀动了一下,把竹君棠的手掌弹开。
  
  竹君棠也没有很坚持,毕竟做这种事情是有风险的,万一他当着安暖的面把自己打一顿呢?那就太没有面子了。
  
  还是去找秦雅南吧,竹君棠往秦雅南的办公室走去,准备和秦雅南一起回麓山顶。
  
  走着走着,竹君棠便和周书玲说了一声,晚上要带上官澹澹和周咚咚玩儿,然后让金笑美去接她们送到麓山顶。
  
  竹君棠既是想和她们玩,也有自己的谋略在里面,如果只是自己去找秦雅南玩,晚上秦雅南肯定就随便糊弄点吃的打发竹君棠,把上官澹澹找来,秦雅南就会迫不及待地大展身手,会准备一顿丰盛的晚宴。
  
  在这种情况,上官澹澹非常好使,甚至超过了刘长安,竹君棠嘿嘿笑了两声,尽管秦雅南总觉得竹君棠的仙气会让她的宝宝降低智商,但屡屡被竹君棠玩弄于鼓掌之中而不自知。
  
  机智……竹君棠称赞着自己,不想走路了,打了个响指,面包人送来了一辆平衡车给她,骑着往秦雅南的办公室过去。
  
  “给我定制一辆外形像白云,还要能够喷出云雾水汽的平衡车。”竹君棠头也不回地吩咐。
  
  “遵命,三小姐。”
  
  竹君棠也是临时想到了这点,自己是仙女,只有这种造型的平衡车才适合她。
  
  ……
  
  ……
  
  刘长安往工商学院走了过去,作为人数远超生物学院的大院,开学的安排和事情也比这边多上不少,安暖很忙,和她沟通了一下,安暖拒绝了刘长安先去她家等她的提议,要求刘长安和她一起回家。
  
  开学安暖很忙,柳教授可不忙,正在家里无所事事呢。
  
  刘长安对工商学院这边也还算熟悉,除了新修了教学楼和宿舍楼,其他地方布局和二三十年前区别不大,只是一回忆,脑海里首先浮现的画面总是有点偏黄,总是在炎热夏日的场景。
  
  似乎很多人回忆自己的母校,都是这样的色调和季节感。
  
  他走到了女生宿舍前的排球场外围,旁边有个莲池,正值枯水的时节,莲叶残破,水下黑乎乎的,去年冬季已经被翻过一遍,挖了不少莲藕出来给食堂加了菜,请全校师生吃了免费的莲藕炖筒子骨。
  
  很多学校都是如此,在校区的池塘人工湖里养点鱼什么的,打捞以后都是请全校师生免费吃的,很有人情味的感觉,大家往往也吃的特别开心,很多人毕业多年都忘不了学校做的这点小事,产生许多眷恋。
  
  就像刘建设教授对湘大的农林基地和周围村落来基地旁边水渠洗澡的大姑娘小媳妇难以忘怀一样。
  
  就是因为这样的情怀,当年很多国外的著名大学和科研结构递出橄榄枝,刘建设教授也毫不动心。
  
  想着这些往事,刘长安发现一个捧花的男孩子站在自己不远处,正朝着女生宿舍张望。
  
  这是来见女朋友,还是要告白?
  
  告白的可能性更大。
  
  毕竟如果是女朋友,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那就意味着这个女朋友在上个学期就在一起了,都相处了这么久,今天也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送什么花啊?
  
  也有可能人家就是特别在意女朋友,也许不是大家共同的节日,却是小情侣之间有着特殊意义的某一天呢?
  
  刘长安皱了皱眉,这样一个家伙站在旁边等女朋友,岂不是把两手空空的刘长安衬托的不像样了?
  
  要不要吹一口气,形成一阵小范围的风,把他的花吹的七零八落?
  
  这样不太好,损人不利己,道德修养也太差了。
  
  其实更好的办法是偷走他的手机和钱包,如果他今天晚上有约会,基本就泡汤了,花送的再好,也只会留下一夜尴尬罢了。
  
  刘长安没有做这些事情,他想了想,爬到了排球场围栏顶部站着,然后用口哨开始吹一曲《凤求凰》。
  
  他吹的既不是明代汪芝《西麓堂琴统》,也不是现在广为流传的《梅庵琴谱》版本,而是汉代汉族琴曲版本。
  
  看到有人站在高高的围栏顶部吹口哨,还搭配着司马相如的词,顿时吸引了不少人围观,还有人拿着手机拍摄了起来。
  
  正是饭点,有人去食堂吃饭,有人吃完回来了,来来回回地在这边就聚集了不少人。
  
  看到那个拿着鲜花的男孩子淹没在人群中,刘长安很满意,吹的更带劲了,一直到他看见安暖,这才停了下来,从围栏顶部跳下。
  
  “你在干什么啊?”安暖忍着笑,拉着他走出围观群众的包围。
  
  “有个人拿着一大把玫瑰花在等女朋友,会显得我对女朋友不用心,于是我引来人潮把他淹没。”刘长安解释了一下自己的所作所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